如果你问:“酒店什么样的服务员最能被客人记住?”

我告诉你:“最不要脸的服务员最能被客人记住!”
就像我现在用这种不要脸的方式来吸引你看这篇文章一样!

这两天偶尔在同事的文章里看到一篇写着日本酒店的如何如何的让她目瞪口呆,如何如何的在五米开外撅起屁股来一个绝对九十度的问候云云,我也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不要脸精神给他们带来的形象效应,虽然我在骨子里头很多时候非常的反感这个BT民族,但是我也不得不认为他们有些地方我们还是需要咬牙切齿的借鉴的……尤其是这点,如何让我们的服务员也不要脸到让人记住……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酒店的所有服务员都保持一种不要脸的精神,特别是在中国,某一个酒店的所有服务员能做到让客人肉麻一天,这个酒店绝对很快会火爆,很快在一些报纸的头版头条登出来,比我们公关部忍气吞声和那些大爷一样的媒体整天讨价还价后艰难的争取到一个巴掌大的“相关报道”要强得多。

相对来说,到目前为止,让服务员“不要脸”是个很新鲜的话题,也是一个打破常规的观点。作为一个酒店最基层的服务员,从入职培训的那天起,培训人员就会一直唠唠叨叨的告诉你,做服务员,要有“强烈的”服务意识,要很有礼貌,要做服务于绅士和淑女的绅士和淑女……等等,如果有一天某酒店的培训经理战战兢兢的吐出几个字:“我需要你们……在做服务……做服务的时候发挥不要……脸的精神……”我相信他如果碰到十分官僚的工作环境,他也许就要在遭到一顿劈头盖脸的咆哮以后卷铺盖走人……

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接受这种呆板的填鸭式培训后,这群可亲可爱的学员们便诚惶诚恐的一步一步开始自己的服务员生涯。
经过一段不算太漫长的时间的磨练,服务员们开始分流:
一部分被无情的淘汰;
一部分找到了新的酒店;
还有一小部分得到重用升官发财……

而更多的是被摧残成了一根没有感觉的行尸走肉,每天做着机械的服务动作,却丝毫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充满希望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呆滞的目光,还有那很有节奏的做着匀速循环运动的抹布……
难道我们能指望这样的服务员给客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客人风尘仆仆的来到酒店就是为了看一群僵尸紧张兮兮的来一句早上好欢迎光临请您慢用?赶快告诉你的员工如何用不要脸的精神从心灵上来征服客人吧!

也许你没有拍马屁的习惯所以不会那么快升官发财,或者也不会是一无是处惨遭淘汰,但是你却可以偶尔会把自己的一些不同的东西带到到客人面前,让客人为之一振,并且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对你这个鸡群里的仙鹤留下一点不一样的印象。

不要总是等待运气好的那天,偶尔在扫地的时候捡到一个金灿灿的指甲刀然后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这个微不足道的小玩意还给客人后,获得了一堆昙花一现的表扬,因为这种机会简直少的可怜。与其天天期盼老天给你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不如从现在就开始改变自己给人一个与众不同的印象……那就是做一个不要脸的服务员。

说到不要脸,我刚才提到了日本的酒店,老远就能撅着屁股跟人鞠躬。如果这种现象在中国出现,是被认定为一种很低下的动作,可是恰恰却能看出一个酒店人的敬业程度。一个酒店人是否真正在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从简单的举手投足就能看到,如果能在服务中放下自己的脸皮投入进去,此人的服务意识真的是已经登峰造极。正是因为许多中国人“太要脸”,让许多人以一种羞耻的心态去看待这种服务。所以许多服务员在说话的时候习惯性的“放录音机”,带不上一点感情色彩,这种僵尸型的服务在许多酒店已经屡见不鲜,客人也不会留下什么特殊的印象,反而觉得这个酒店太一般太俗气了,于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特色可言了……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的台湾同胞了,这可是离我们最近的能丢掉脸皮做服务的最典范的代表,本人曾在台资酒店干过一年,对这种不要脸式的热情深有体会,到现在偶尔想到还会全身抖两下。如果你有空在台资酒店里转上一圈,而且能够很荣幸的碰到一位女性管理层,你就能感受不要脸带来的震撼。大家都知道台湾同胞有个特征,就是说话特别喜欢扭扭捏捏撒娇放嗲,听惯了还好,没听习惯的估计半天的饭菜都能喷出来……就是这种让人喷饭的肉麻的热情征服了许多客人,让许多客人对台湾同胞有很不同的印象。如果我们大陆的某个酒店能把服务员培养成这样不要脸做服务的精英,我相信您的酒店肯定会在很短的时间在业内有一席之地……

同样的,作为一个服务员,如果你能在一群僵尸中突然来一个甜蜜的微笑,或者在一片死气沉沉的噪音中来一句甜的让人发腻的问候。等着吧,也许很快这个客人就会和他的朋友们说起这次奇遇,如果这个客人第二次碰到你,绝对会用奇怪的目光在你身上多扫几下……几天前,我打电话给集团旗下的某度假村,总机话务员那缓慢而肉麻的声音让我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更让我感到无比震撼的是,当我胆战心惊的告诉她我要找某某的时候,他突然来的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比先前快五倍的速度说了句:“马上为你转接,谢谢来电……”这一慢一块,一松一紧,着实让我鼻血横飞的记到现在。我想,如果这位话务员能保持这种特殊的状态,我想没几天打电话进来的客人都能对这儿没有谋面的话务员有一个不同的印象……